10月5日,彩虹圍城,為愛啟程

KISS Marriage Equality

婚姻平權 時間:2014年10月5日 一點入場,兩點開始
集會地點:台北市青島東路(立法院)
主辦單位:婚姻平權革命陣線

平等不能再等了!

去年11月30日,恐同的宗教大聯盟運用大量危言聳聽的不實資訊,與各種不當、可議的方式號稱號召了十萬人走上街頭,反對同性婚姻修法(反修民法972),支持婚姻平權的人們不能繼續保持沉默!

平權運動本不應該是比人數多寡的運動,但若是支持婚姻平權的我們,沒有持續堅定且公開地表達平權的訴求,執政當局只會繼續擱置法案,繼續擺爛。去年十月,婚姻平權草案通過院會一讀後,已送入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然而,九個月過去了,我們用盡一切和平理性的方式催促立委,試圖對話,司法法制委員會卻毫無動靜。

猶記去年我們在凱道熱鬧伴桌,在大夥支持下浩蕩風光地把草案送進立法院。如今,一個攸關基本人權的重大法案,持續遭受財大氣粗的宗教勢力橫加干預以致延宕。

平等真的不能再等了!

我們現在必須站出來,堅定地告訴立委:你們再罔顧人權與民意,堅決不審案,不通過法案,我們必將每年上街,直到婚姻平權落實在這塊土地上!
各位關心婚姻平權地朋友,讓我們一起為愛啟程,用彩虹的力量包圍立院,堅決要求九月立法院開議後,新選任的司法法制委員會召委一定要排案,讓婚姻平權早日實現。

婚姻平權草案

既有婚姻的權利義務完全沒變,僅讓願意結婚的同志一樣受到法律的保障與規範

婚姻平權
我國憲法第七條明定:「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此條文以例示的方式,說明平等原則,而此原則當然適用於多元性別的平等,否則,年齡、容貌、省籍、身心障礙、工會會員身分…等也沒有明文放入憲法第七條,難道可以說我國法律允許基於上述因素而給予差別待遇?

即使憲法保障多元性別的平等權,但我國現行法卻僅承認「一男一女」的婚姻,限制同性結婚的自由與權利,此差別對待已經構成嚴重的性別與性傾向歧視,同時亦貶抑、損害同性伴侶之人性尊嚴與人格自由,需要立即改正。

因此,我們的婚姻平權草案將締結婚姻的「男女」當事人改為「不分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的雙方」當事人,並且將性別相異性的用語中立化,這樣不僅可以解決多元性別者適用法條時的困惑,也完全不影響異性戀者結婚的權利。
 草案全文對照 (g0v)

在過去種族主義盛行、施行種族隔離政策的社會中,白人與有色人種都有水喝、都可以上學、都可以坐公車、都可以結婚,但兩者必須使用不同的飲水機、上不同的學校、坐在不同的公車座位區域、只能和同樣膚色的人結婚。現代的人們很容易指認這種隔離是歧視。

同理,當有人提出「因為同性戀和異性戀是不同的,所以應該另外設計一套制度給同性戀用,把婚姻保留給異性戀。」這建議背後的意圖也昭然若揭。

種族歧視的慘痛歷史,已經給予我們充分的教訓,當國家(或有心人)企圖用不同的制度將兩群人隔離開來,表面上看起來是同等保障,但隔離的背後卻是歧視作祟。

英國在2004年通過了給同性戀專屬的伴侶制度,但民間社會仍不滿意,繼續努力到2013年終於通過婚姻平權。如果隔離真的是平等,英國的同運分子何以需要再奮鬥九年力拼婚姻平權?道理其實顯而易見,特別法只是耽擱平權的到來。

當然重要!當一個國家仍在制度上給予同性伴侶差別對待,就是明示與暗示整體社會成員不需要公平對待多元性別者,尊重與多元只需要放在嘴邊說說,當涉及成立家庭、生養子女等權利時,可以公然地將這些人排除在外。

婚姻平權不必然帶來無歧視的社會,但卻是消除社會歧視最基本的一步。

時間的流逝就是生命的流逝。距離祁家威先生向立法院請願要求同性合法結婚,已經28個年頭過去了;距離許佑生先生與同性伴侶葛芮舉辦台灣第一場公開同志婚禮,也18年過去了。一個人的生命有多少28年?一個人一生有多少伴侶可以在一起18年?如果我們都能為了王寶釧苦守寒窯18年而心碎,為什麼會認為同性伴侶要結婚這件事可以再等等。

那些要我們等等的人,是因為等待所耗費的不是他們的時間,等待的代價,終究是由被剝奪婚姻權群體的人,用集體的青春與年華在承擔。平權一刻不能等,如果被剝奪婚姻權就是歧視,立即改正有這麼難嗎?!

婚姻,是基本人權

但同性伴侶,長期沒有法律保障,法律上形同陌生人

沒有醫療代理權
沒有工作/社會福利
沒有財產權保障
子女不受保障
跨國伴侶難團聚
無法為伴侶主張權利

婚姻平權是世界趨勢

台灣進度已經落後20國

1989年,丹麥成為第一個通過同性伴侶法律的國家。
2001年,荷蘭成為第一個通過婚姻平權法案的國家。

至2014年為止,一共有17個國家通過婚姻平權的法案 - 荷蘭、比利時、西班牙、加拿大、南非、挪威、瑞典、葡萄牙、冰島、阿根廷、丹麥、巴西、法國、烏拉圭、紐西蘭、盧森堡、芬蘭(2016生效),名單還在陸續增加中。
此外,部分通過的國家則有英國(英格蘭、威爾斯、蘇格蘭)、美國(35州 2004-2014.12)和墨西哥(2009),另外有二十多個國家則擁有「(同性)伴侶」的法律。

細看這些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其實遍佈各大洲,而且是以等比的速度增加中,也就是說,給予不分性別、性傾向的人同等婚姻保障已經是世界趨勢,台灣政府如果真的有心與國際接軌,何不率先通過婚姻平權法案,讓台灣人民能夠驕傲的用人權進展走向國際,成為真正的亞洲第一。

名人、知識界  爭相支持婚姻平權

 

期盼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讓同志自由選擇結婚的地方。

張惠妹

身邊同志朋友都很優秀,真心相愛的愛情都應該被祝福。

蔡依林

同性婚姻 OK 啦!

達賴喇嘛

任何的情感是建立在彼此認同的信仰上,而不是性別。

S.H.E

只要立場是愛,千萬不要分你我他。

蕭亞軒

如果台灣開放同志婚姻, 我會趕快跑來結婚!

何韻詩

與其樂見自己婚禮,我更樂見同性合法結婚。

陳綺貞

愛,是沒有分的。只要有愛,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利。

羅志祥
 

這些人都已經站出來捍衛婚姻平權:

兩千多名學術工作者、一千多位基層教師、一百多位法學教授、兩百多位律師、近兩千名心理師、近六百位社工師、近三百位精神科醫師、兩千多位文化人,以及簽署支持伴侶盟多元成家草案的15萬群眾,名單還在不斷增加中。

 

反婚姻平權事件簿

以宗教來限制他人享有平等的權利,他們稱之自由?!

  • 2013.9.18 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護家盟),召開記者會,號召民眾反對婚姻平權。當天宛若宗教大和解,基督教、佛教、統一教代表一字排開,這些宗教人士將台灣少子化、高離婚、性開放與愛滋病等議題,究責於同志族群,甚至揚言婚姻平權草案是要建立「淫亂雜交的世界」,以此為由反對同志爭取婚姻平權。

  • 2013.10.24 東台灣守護幸福家庭行動聯盟(東福盟)偕同立委劉櫂豪召開記者會,批評婚姻平權會破壞家庭制度與倫理,對兒童造成負面影響。然而東福盟不斷號召民眾為守護家庭站出來的同時,卻未能解釋同性擁有結婚權利一事,如何讓台灣家庭變得需要被守護。10.27東福盟舉辦「為守護幸福家庭讚出來」遊行,晚會劉櫂豪立委更用錯誤的資訊、煽情的語言,鼓動群眾反對婚姻平權法案。

  • 2013.11.15 台灣基督宗教大學校院聯盟以17所大專院校之名義,發表「尊重同志,但反對同婚聲明。事後長榮大學與靜宜大學校方公開表示並未簽署此聲明,並重申此聲明不代表校方立場,讓基督教聯盟公然說謊被打臉的醜聞再添一樁。
    除此之外,輔仁、中原、東海、真理、文藻等校的教授與學生更積極向校方抗議,認為校方的聲明不能代表學校立場。

  • 2013.11.22 號稱「沉默的大多數」所組成的下一代幸福聯盟(下福盟)舉辦記者會反婚姻平權,惡意連結草案與性解放,通姦除罪等,並於數日後花近五百萬元買下四大報頭版廣告,內容汙指同志族群為性解放、性混亂,並企圖將婚姻平權議題與愛滋病作不當連結,以保護下一代為由,掩飾其組織背後的宗教恐同意圖。極諷刺的是,當天四大報的頭版卻是一個異性戀家庭長輩毒害嬰兒的社會事件,可見同性/異性家庭的區分,不必然是幸福與否的分界。

  • 2013.11.28 國民黨中常會馬英九主席認為婚姻平權的影響層面比「兩岸服務貿易協定」還大,不宜貿然推動,會中有多名中常委強烈反對,其中立委廖正井更揚言「絕對不會讓婚姻平權法案通過」,但廖委員辦公室面對伴侶盟詢問時,卻偽善地宣稱自己並沒有特定立場,沒有說不排案,大玩兩面手法。

  • 2013.11.30 以基督宗教為首的團體,為了排除多元性別成家權利、堅稱婚姻只能定義為一男一女的組成,號召近十萬民眾走上街頭。此為台灣解嚴以來,第一次有群眾上街頭目的卻只在於反對他人擁有與自己平起平坐的權利。
    政治人物王建煊、丁守中、廖正井均出席此活動。活動當天由教會人士組成的糾察隊,以戴著口罩、手牽手圍圈圈的方式將不同意見者團團包圍,違法限制他們人身自由,引發社會爭議。

  • 2013.12月 牧師郭美江於2013年10月份一場佈道活動中,教導信徒同性戀是「巫術的權勢」,需用上帝的寶劍斬斷其連結,呼籲信徒斷開一切與同性戀者的關聯,燒毀同性戀者的「網羅」。
    該言論被放至網路上,引發社會譁然,長期受到打壓的同志社群也透過Kuso美江,宣洩對基督宗教持續反同的不耐與反感。這些Kuso影片讓郭牧師一時之間成為台灣民眾笑柄,亦重創基督教的形象。

  • 2014.3.16 眾教會組成的台灣幸福家庭聯盟,在全台各地發起「活力台灣,幸福家庭,快樂義走」,主辦單位不僅不敢言明此為宗教活動,甚至刻意發新聞稿表示這場活動非針對反對同性婚姻而辦,但其訴求的「幸福家庭」卻是狹隘與樣板的「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不僅將同性伴侶排除在外,還排擠了單親、收養、隔代教養等家庭。

  • 2014.5.29 司法法制委員會第五會期召集委員廖正井辦公室面對伴侶盟數次詢問排案進度後,不耐表示:「委員不排案到底有什麼責任!?」到會期結束的最後一天,乾脆與護家盟站在一起,將不排案的理由通通推給桃園鄉親,甚至對支持者嗆聲:「來罷免我啊,我才不怕呢!」

 

不可以眼中只有上帝,卻沒有人。不可以手中翻著聖經,卻沒有愛。

九把刀
 

婚姻平權立法進程

提案
 
2013/10/25
一讀
 

2013/10/25

送交司法及法制委員會

付委
 
卡在立法院
二讀
 
 
三讀
 
 
頒佈
 
 

 

 

台灣婚姻平權的立法過程,一路崎嶇顛簸,早在1986年祁家威先生便已開先聲,但一直要到2006年蕭美琴立委提案,這個重要的人權議題才首次在立法院內被正式討論,然當年迅速地被國民黨委員杯葛。

2009年底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成立,修法的步伐才開始加快,2012年7月伴侶盟正式推出民間商討兩年多的草案,經過一整年的社會倡議與連署,獲得超過15萬公民、三百多個團體的支持,此法案於2013年10月正式交由鄭麗君委員提案,順利通過院會一讀。

然而,進入司法法制委員會後,由於召集委員廖正井本身偏頗的立場,竟惡意擱置草案,讓草案連在委員會內被討論的機會都沒有,若任憑這種惡質立委繼續延宕婚姻平權法案,等到2016年初立委卸任,草案就將歸零,一切努力都要從頭再來一遍。

十月五日,彩虹圍城

一同站出來!

面對有錢無理的恐同團體,面對顢頇卸責的政治人物,我們需要大家站出來!當反對勢力以上街人數脅迫政府,我們更需要號召全台灣的公民朋友一同表達對平權的渴望,這不是一場人數競賽,而是無比堅定誠懇的呼籲:一個攸關基本人權的重大法案被擱置,無數人的權益正遭迫害。

平等不能再等待!

九個月的時間不短,已足夠讓一個新生命從無到有,瓜熟蒂落;九個月時間不長,比起多元性別者在婚姻大門外徘徊的歷史,九個月只是滄海一粟,但若九個月過去草案進度是零,我們就要不平而鳴!

關心人權、平等、自由的朋友,十月五日,為愛啟程吧!
關心同志權益、同志家庭的朋友,十月五日,用彩虹圍城吧!

婚姻平權,為愛啟程。十月五日,彩虹圍城!
婚革線邀請你/妳一起站出來。